筠_drink

高三长弧

在你消逝之时

鬼节突发小脑洞

一方死亡预警

严重ooc注意!!!!!!

控住不住写排比句晚期

大概是一把刀

 @刘黑土♪ 攒不住了

 

 

夜幕降临,格瑞没有像往常一样藏匿起来狩猎或者是寻一个僻静地方休憩,而是站在山顶上,一袭清冷的月光显得他身形愈发瘦削,一双紫罗兰似的眼睛暗潮汹涌。

 

 

“嘻,格瑞~你居然相信这种东西吗?”凯莉骑着星月刃悠悠地从格瑞上方飘过,睨着下方神色晦涩不明的格瑞,嘻嘻笑着,嘴里咬着根棒棒糖,戏谑道。

 

 

格瑞未动,依旧冷冷地站着。凯莉自讨没趣,也就由着格瑞,自己悄悄地走了。

 

 

格瑞眺望远方,微凉的掠起他的衣衫,握着裂斩的手紧了又松,松了又紧。半晌,他终是迈开了双腿。此时,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:“嘿格瑞!好久不见啊!”金站在格瑞身后,一双湛蓝眼睛揉进了夜色。单薄的身形有些缥缈。格瑞似是没听到,只是呆住了动作。

 

金像是害怕什么,没等格瑞出声,就抢白似的,笑嘻嘻地接着说:“你总说我是个笨蛋,其实你自己才是呢!”金嘴角的弧度又大几度,:“笨到…居然相信鬼节这种东西。”金的声音微低,却勾连起一点柔软。

 

金挠挠头,快速上前几步,勾住格瑞的衣摆,踮起脚,在他耳旁笑道:“你也别老担心我啦!我在那边一切都好!那里有超级多好吃的东西!那里的棉花糖超级软超级大!有这么~大!”金可爱地踮起脚,尽可能地用双手划了个大大的圆。眼里盈满了喜悦。

 

但是…说着说着,金的声音低了下去,他垂下头,脚尖不住地蹭着地,半晌,诺诺道:“格瑞…你在凹凸大赛里…还好吗?”说完又气鼓鼓地嘟起了嘴,闷闷地想:真是…看我问的是什么问题啊!格瑞这么厉害,怎么会有什么事啊!

 

格瑞没有反应,但金紧接着又说开了:“怎么可能不好嘛!格瑞这么厉害!”似有所感,格瑞转过头,握着烈斩的手微微颤抖,那双紫罗兰似的的眼睛倒影着,浅浅星辉勾勒出金的影子。

 

金跳上几步,双眼从下往上努力瞧着格瑞,努力装出一幅严肃的严肃的样子,手轻点上格瑞的额头:“我过得可好了!倒是你啊——要多笑笑!总是这样子,像个小老头一样……”说罢,像触电似的,金忙后退几步,偏过头,苍白的脸颊似是染上了些羞涩,偏过头,眼睛四处躲闪着,有些慌乱地说:“格,格瑞,那,那个……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!!”

 

金依旧没等格瑞,一下子就跑开了。格瑞只觉得有阵风轻抚过额头。一丝凉意沁入心中。没有由来的,格瑞觉得那是世界上最温柔的风了,也许,是金色的呢?

 

 

在格瑞看不见的地方,金脸上的笑颜咻地褪色,他猛地蹲下,双臂紧紧环绕着自己,头深深埋入臂弯中,几不可闻地啜泣几声,几个破碎的音节逃逸了出来:“格…格瑞,我想,我想等你一起啊…”

 

 

夜尽了,山风渐渐消了,像是情人间的私语向格瑞讲述着什么。晨光熹微,格瑞看着破晓的光,眼前恍惚间闪过一缕耀眼的金色,他手轻碰额头,空气依旧暗沉,看不清他的眸色,他语气温柔,呢喃出声:“这个笨蛋。”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格瑞视角分界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格瑞缓步走上山顶,逆着风,他眯着眼,看着远方影影绰绰的昏黄灯光,心里不由得腾起一个也许荒谬的念头。

 

太阳渐渐合上了眼眸,风愈发凉了。格瑞握着烈斩的手被冻得发红,但他依旧未动,神情一似往常,只是衬着夜色,显得越发深沉。

 

远方有破风声响起,格瑞却置若罔闻,原来来人是凯莉。凯莉斜倚在星月刃上,跷起二郎腿,含着根棒棒糖,嘴角勾起,调侃道:“嘻,格瑞~你居然相信这种东西吗?”

 

格瑞未动,但他知道,他并不是相信什么,毕竟他早就抛弃了神明。他也许,只是在等心里某个角落死去。

 

凯莉没有得到有趣的反应,撇撇嘴,静静地浮在一旁。半晌,兴许是耐不住这无聊的等待,凯莉看了眼稳立如山的格瑞,翻了个白眼,走了。

 

山风渐渐消了,但格瑞眸中暗潮却愈发汹涌,光芒愈盛。他心里为数不多的温暖渐渐汇成一个名字——金。

 

金,真得是个笨蛋。格瑞紧了紧握着烈斩的手,微微抬起了头,眼前恍惚间飘过浓郁厚重的血色,一抹格格不入的灿烂笑容,还有…一句像是炫耀又像释然的一句:“这下…总算是帮到你了?”

 

这个笨蛋。格瑞神色微沉。金他总是笨笨地追逐着自己,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依旧无忧无虑地笑着,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凹凸大赛,又被鬼狐利用,还有,最后……挡在了我的身前。

 

山风再起,调皮地骚动着耳朵的细小绒毛,惹起一阵痒意,衣角微摆,像是被什么人拽住了衣角。

 

格瑞的心思晃了一下,像是想到了什么,他面容上浮上些无奈,如果…金再聪明点的话….

 

也许,他就能知道数次放慢的脚步不是错觉;可能,他就能知晓我想要的不是胜利,而是一个有你的未来;或者,他就能理解我未曾说出口的话;还有,明白我一生来去之间,左右不过唯他而已。

 

山风渐渐大了,但在跑过格瑞时都放慢了脚步,转而摇着格瑞身后草的叶子。冥冥之中,格瑞好像听到金的声音。他略带苦涩地摇摇头,眼前闪过几个傻气却让人忍不住守护的笑容。

 

算了,他还是笨点吧。格瑞舒展眉头。所有的东西有我一个人就够了;没有他的世界我一个人面对也罢;只要,他还是原来模样就好。

 

山风吹起格瑞的额发,带起一阵凉意。格瑞沉默地看着天地混黑一片的远方,又闭上眼,有些烦躁,但还是没动。

 

时光缓缓流动,哪怕这段时间静谧安详,像睡梦一样,但依旧不得上天的眷顾。微凉的晨光自地平线升起,渐渐融入格瑞心中的光,一点点,带走热量。

 

山风像是感受到格瑞心中的不耐,也小心地放轻了脚步。一时间,偌大天地,像是只有格瑞一人带着温度与色彩。

 

突然,格瑞的余光瞥到身旁的草叶微微下伏,像是别人一不小心踩的痕迹。格瑞心生疑惑,微抿起嘴,很快又是一叹。那个总在身边叽喳的人早已不见,怎么会有人站在我身边呢?可能,只是风吧。格瑞微动瞳孔,有些自嘲。

 

风起,翻起草梗,卷走了微黄的叶曲。那一点失落的温柔,错乱了秩序,似是无心,小心翼翼地将金最后一番话传达给格瑞。

 

格瑞哑然,本想像往常一样故意抿下嘴角,但又想到金在最后的一句玩笑话,终是用手轻抚额发,微勾嘴角,轻声:“这个笨蛋。”

 

我们还是看不到格瑞的神色,但我想,那双紫罗兰似的眼睛一定盛满了星空,一点点,但是永不间断地闪烁着只属于金的温柔。

 






大概还有一篇金视角的....希望不是有生之年

上学期间的摸鱼
反正也没人看

emm算是一点摸鱼
【】里面的是看的高考素材原文
觉得很适合就套了凹凸
对不起(土下座)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帅气

一种胶带的n种用法
胶带是mt的

金宝,P2雷狮
对不起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好(跪
画技渣,高能预警

ww突如其来的产物,大概就是高考素材编的段子……因为开学突然忙了起来所以周更手帐是做不到了orz所以就搞了这个(反正也没人看)那个。。中间那一点点字就是主题。。这次拍的不好。
素材本体:问汝平生功业,黄州惠州儋州。
个人认为可以用来描述旷达豁然。

有生之年弄出指绘细化
反正也没人看,发出来也没粉可以掉(自暴自弃别管我真的

假期摸鱼染卡
然而好难看(死